Site Overlay

伊拉克共产党发起,伊拉克北方一夜沦陷

图片 1

大批群众踊跃参加红军。伊拉克红军认为,众多原因导致了伊拉克政府军素质底下,红军战士素质足以抵挡三倍的恐怖分子。

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北方重镇摩苏尔9日夜间被一伙反政府武装分子攻占,让这个经历了10年战乱的国家进一步面临分裂之虞。或许伊拉克国内的武装冲突已经让人们习以为常,但这次的事件却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格外担忧,因为这伙反政府武装分子,不仅自称是基地组织的分支,也是叙利亚反对派的主力之一,据估计成员超过万人。叙利亚内战爆发以来,叙伊两国逊尼派极端组织合流,建立了所谓的“伊拉克及黎凡特伊斯兰国”,正在把中东恐怖主义活动带入一个跨国界的新时代。而在萨达姆、卡扎菲、阿萨德等泛阿拉伯主义政权式微的今天,中东更是面临着回到逊尼派和什叶派宗教混战状态的危险。

当地时间6月17日,由伊拉克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建议召开的“和平与抵抗”联席会在伊拉克邻近叙利亚的加伊姆市郊召开。本次会议的与会方除伊拉克共产党外,还有沙特社会主义劳动党、土耳其共产党、叙利亚共产党和约旦民主社会工党。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卡塔尔电视台的红色新闻当地时间6月14日晚9时报道,伊拉克共产党发言人宣布,该党所领导的红军,在巴格达西北阿迪塞城附近,与“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武装“前进军”发生遭遇战,成功击毙叛军武装38人,俘获107人,取得“完全意义上的战术胜利”。

“基地”武装分子攻占摩苏尔

与会六国的共产党代表一致认为,以伊斯兰国武装为代表的宗教极端势力,是当前中东各国人民面临的最大威胁,也是对中东和平与民主发展对最直接考验。

6月16日,100名红军士兵接管原来由2000多政府军驻守的小镇,获得20辆T-72坦克,少量政府军士兵加入红军。大批群众踊跃参加红军。伊拉克红军认为,众多原因导致了伊拉克政府军素质底下,红军战士素质足以抵挡三倍的恐怖分子。

伊拉克北方一夜沦陷

各党代表认为,作为本国劳动人民的先锋队,共产党应该在这场反对宗教极端势力的抵抗斗争中,充当中流砥柱的作用,应当带领人民坚决反抗宗教极端主义的压迫与奴役,协助本国合法政府,保卫世俗政治体制。

伊拉克共产党政治局发表声明表示,尼尼微省等几个省市正在面临非常的危难时期,祖国正面临着严重的威胁,要求全国政党军队人民团结起来。恐怖主义是所有人的敌人,针对所有国家教派军队,想复辟封建专制和愚民。伊拉克共产党在各方面谴责恐怖主义并呼吁,全国各方面力量应该集中资源对付恐怖主义。希望他们能支持红军解放国土,对付恐怖主义的威胁。

据外国媒体10日报道,伊拉克官员表示,反政府武装组织已经完全占领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安全部队已退出该市。

图片 5

伊拉克共产党新闻发言人米哈伊尔格鲁呼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支持伊共及其领导下的红军与伊斯兰极端势力武装战斗,反对宗教极端势力危害人民生命安全。“希望各主要社会主义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经济、外交、军事援助,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点燃希望之火。”

9日夜间,数百名持枪武装分子对巴格达北部350公里处的摩苏尔发动了袭击,当地警察和作战部队进行反击。武装分子先后控制了城市内的政府办公场所、监狱和电视台,并占领整座城市。随后,武装分子又攻占基尔库克省几个地区和萨拉丁省两个地区。

经过历时四个小时的紧张会谈,与会各方代表初步达成协议,拟建立“最广泛的反宗教极端势力的人民抵抗统一战线”,同时成立“人民抵抗力量临时协调委员会”,负责与各国世俗政权、各民主党派、各宗教温和势力的联络工作。

古巴共产党菲德尔·卡斯特罗在接受古巴通讯社采访时宣布,代表古巴共产党外事联络委员会,向伊拉克共产党提供110万美元捐款,用以“支援伊拉克共产党,以及伊拉克各民主党派抵抗伊斯兰国叛军、保护伊拉克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正义斗争。”卡斯特罗还以一名普通古巴公民的身份,致信伊拉克共产党总书记哈米德·马吉德·穆萨,请其转达古巴人民对伊拉克人民的“诚挚问候”,并表示“伊拉克人民抵抗宗教极端势力、建设世俗的民主国家的斗争,将得到包括古巴人民在内的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人民的支持”。

一名内部官员表示,摩苏尔已经不在国家的控制范围内,现在任由武装分子摆布。这已经是继巴格达附近的费卢杰之后,今年第二座被反政府武装控制的重要城市。

在会后公布的会谈摘要中,主要有以下几个要点:

39个美洲国家和地区左翼政党发表联合声明:声援“战斗在抵抗宗教极端势力第一线的伊拉克共产党、伊拉克民族和谐运动、伊拉克全国对话阵线、革新党以及全体爱好和平的伊拉克人民”,同时呼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尽己所能援助伊拉克“健康的世俗政治力量”,共同抵制“宗教极端势力”的侵害。联合声明还提到,将向伊拉克共产党捐赠价值350万美元的非战备物资,以及50万美元现金。

摩苏尔被反政府武装占领后,伊拉克总理马利基当天宣布在全国实施最高警戒,同时呼吁议会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恐怖组织威胁。

1、当前,中东地区劳动人民人身、财产安全面临的最大威胁是宗教极端势力与教派仇杀势力

伊拉克共产党认为,苏联解体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的失败或马克思主义理论存在问题,而是由于苏联和东欧各国未能从实际出发、与时俱进地运用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造成了实践的失败。

马利基说,政府已决定为人民提供武器,协助他们对抗激进分子。他透露,政府已成立一个特别的危机小组,负责展开招募志愿军和为他们提供军备的事项。

2、近期,发生在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和土耳其的暴力冲突事件,本质上是宗教极端势力意图取代各国世俗政权,建立政教合一的极端军事高压体制

伊拉克共产党人和库尔德共产党人生活在同一个祖国中,库尔德共产党参加伊拉克共产党的组织、会议,但库尔德共产党在库尔德的具体事务中享有自决的地位。

伊拉克议长努杰菲随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伊拉克议会将在12日召开会议,讨论是否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3、各国共产党在当前的第一目标,是联合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联合所有反对政教合一体制的民主党派、联合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企业家与知识分子,建立拥有广泛群众基础的反宗教极端势力抵抗统一战线

现在伊拉克共产党的斗争目标是:“保障平等的工作机遇,反对歧视,获得服务,保障人权和稳定,结束混乱的安全状况,打击恐怖主义,在健全的经济基础上重建伊拉克,科学地运用石油收入来重建经济。消灭独裁统治和殖民统治,为了团结、独立的民主的联邦的和公民的伊拉克而奋斗。”

同一天,有28名土耳其卡车司机在摩苏尔疑遭武装分子绑架。有消息说,他们是在从土耳其跨境为摩苏尔一座电厂运送发电用油的途中被绑架的。土耳其官方正在核实这一消息。

4、各国共产党应该积极整合所领导的武装力量,并向本国世俗政权的合法武装、各教派武装施加积极影响,建立基于底层参战人员的革命武装联合阵线

伊拉克共产党1931年成立,历经磨难,屡次从死亡线上重新崛起,成为中东影响巨大的政党。萨达姆时代遭到残酷镇压。目前正在恢复中。党员人数从去年的2千发展到今天的接近2万,在全国设有100多个办事处。

图片 6

5、各国共产党应协助本国世俗政权与各温和教派领袖,广泛动员基层人民群众的抵抗热情,并收缴宗教极端势力骨干成员的私人财产,用以激励抵抗者的战斗意志

图片 7

摩苏尔居民驾车逃离家园

6、各国共产党应广泛联系世界各国共产党、劳动党和左翼政党,寻求建立在国际无产阶级阶级感情基础上的道义支持与物质援助

跨国界的恐怖组织

会谈主持人、叙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尤素福·费米发表公开呼吁,号召各阿拉伯国家的世俗政治团体、温和教派、非政府组织与地方武装联合起来,共同抵抗宗教极端势力“对世俗政治传统与真正的伊斯兰交易精神的疯狂践踏”,为建立富强、民主、文明的世俗化伊斯兰国家政权而奋斗。

摩苏尔是尼尼微省省会,该市落入武装分子手中,使一场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宗派冲突更加严重。

图片 7

近日来,反政府武装对尼尼微等5个省发动袭击,杀死了数十人,并不断讽刺伊拉克安全部队的不堪一击。伊拉克国会议长纽贾菲10日称:“尼尼微省已完全落入激进分子的手中。”

据报道,占领摩苏尔的是属于逊尼派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武装。

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占伊拉克人口少数的逊尼派认为自己在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治下被边缘化,一直游离于叛乱的边缘。但导致局势急剧恶化的,还是3年前爆发的叙利亚战争,“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就是在这场战争中诞生。

图片 9

伊拉克政治地图:库尔德人、逊尼派、什叶派长期对立

叙利亚阿萨德政权是奉行泛阿拉伯主义的民族联合政府,而其反对者成分复杂,既包括亲西方的世俗自由派势力,也包括了不少极端伊斯兰主义者。作为叙利亚反对派主力之一的“叙利亚救国阵线”,就是一个逊尼派宗教极端组织。

“叙利亚救国阵线”的活动并不限于叙利亚国内,而是把原本就国界模糊的边境地区作为了自己的大本营。此前土耳其方面就多次抱怨叙政府军跨境打击反对派。

2013年4月,“叙利亚救国阵线”与“基地”的伊拉克分支、逊尼派武装组织“伊拉克伊斯兰国”宣布合并,成立了所谓“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公开宣誓效忠“基地”组织,被美国列上了恐怖组织名单。不过“基地”方面曾于今年初表示与该组织无关。据估计,该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都有数千名武装分子,总人数上万。

黎凡特是一个不精确历史地理名称,大体指地中海东部沿岸,包括现在的叙利亚、巴勒斯坦、以色列、黎巴嫩、约旦以及附近部分地区。这显示出,该组织的活动范围正在朝着整个中东地区扩散。

今年1月2日,该组织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南郊制造了一起自杀式汽车炸弹爆炸事件,造成至少4人死亡、70多人受伤。紧接着,1月4日,该组织攻陷伊拉克重镇费卢杰。甚至车臣匪徒Abu
Omar据称也是其分支。

在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不仅与叙政府军作战,还因为争夺地盘,同原先并肩打仗的叙自由军、圣战者军(l’Armée
des Moudjahidins)打得不可开交。

国际社会表达担忧

国际社会对伊拉克当前的局势纷纷表达关注。美国称目前情况“非常严重”,表示高度关切。美国警告,武装分子占领大片地区,对整个地区构成威胁,并呼吁各政治团体合力对抗伊拉克的敌人。

白宫发言人厄尼思特称,以“最强烈的措词”谴责伊拉克好战分子,并呼吁领导人采取进一步行动处理悬而未决的问题,确保顾及所有伊拉克人的利益。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萨基在声明中表示:“这应该很清楚,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不仅是威胁伊拉克的稳定,也对整个地区构成威胁。”

她强调,美国支持“强有力的协调一致响应,以逐退此次侵略”。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对此表示严重关切,并呼吁政治领袖团结一致面对威胁。

阿拉伯世界团结难实现

不过,中东国家真的能联合起来对抗恐怖主义吗?

今年3月,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之间曾爆发一场口水仗。伊拉克总理马利基3月9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公开点名指责沙特和卡塔尔支持伊拉克国内乃至整个中东地区的恐怖活动,特别是支持在伊拉克境内反抗什叶派政府的逊尼派恐怖组织。沙特方面对此愤怒回击。

其实,外界对于沙特王室支持逊尼派极端势力的支持由来已久,这也反映出中东国家之间日益激化的矛盾。

过去数十年中,以萨达姆、阿萨德、卡扎菲为代表的阿拉伯政治强人,曾一度谋以泛阿拉伯民族主义为理想,以反对西方和以色列为手段,把历史积怨严重的阿拉伯世界凝聚起来。但随着这些政权先后衰亡,以及沙特等奉行传统宗教意识形态的石油输出国崛起,中东的面貌正在发生转变。

2011年爆发的叙利亚动乱,就已经完全蜕变为中东各方势力操纵的地缘政治游戏。沙特、卡塔尔等国为了打击伊朗什叶派政权,甚至与以色列组成权宜同盟,煽动和利用逊尼派与什叶派之间的教派冲突,力争通过“政权更易”,消灭伊朗在本区的主要盟友——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基地组织的重新壮大,也就毫不奇怪了。沙特人本拉登创立的基地组织,所奉行的正是沙特王室崇奉的逊尼派瓦哈比教派原教旨主义。叙利亚政府方面就多次指责,基地组织获得了来自沙特官方的支持。

由此,阿拉伯近年爆发的民主运动迅速地演变为教派冲突,并且进而把恐怖主义的阴影带回了中东。

图片 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